微单对镜头制造的影响

来源: 郑州摄影培训机构 郑州摄影速成班 孙涛摄影培训机构  日期:2019-01-06 16:54:57  点击:59  属于:摄影技巧
微单镜头对可换镜头数码相机历史上来说是最具突破性的一年,因无反相机的大行其道出现了一系列新的镜头卡口系统。经历了几十年传感器和像素之争后,已经熟悉了单反相机镜头的人们惊异地发现,无反相机带来的新镜头卡口系统突变,使得曾经在传统光学镜片系统上无法攻克的大量难题都迎刃而解。这无异给沉寂了很长时间的相机和镜头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微单镜头对可换镜头数码相机历史上来说是最具突破性的一年,因无反相机的大行其道出现了一系列新的镜头卡口系统。经历了几十年传感器和像素之争后,已经熟悉了单反相机镜头的人们惊异地发现,无反相机带来的新镜头卡口系统突变,使得曾经在传统光学镜片系统上无法攻克的大量难题都迎刃而解。这无异给沉寂了很长时间的相机和镜头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新卡口系统让镜头技术摆脱桎梏
  无论是对尼康还是佳能,在较长一段时间里,其镜头产品更新基本固定在单反相机系统上了,这些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镜头卡口系统到了今时今日,已开始暴露出其局限性,这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镜头技术的改进和创新空间是越来越小。
  当2018年,尼康的Z卡口和佳能的RF卡口系统出现的时候,这一状况得到了相当大的改变,厂商终于有机会摆脱原有单反相机卡口的桎梏,利用全新卡口系统向未来大踏步迈进。
 
  无论是尼康的Z卡口还是佳能的RF卡口,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取消了五棱镜反光板结构之后,镜头能够以更近的距离靠近感光器件。即所谓的镜头后法兰截距更短。而这一变化所带来的直接提升就是光学系统的效能和成像质量提升,其中图像边缘画质的提升尤其明显,附带的就是在小光圈下的光线衍射影响减小,综合画质得到了简单直接的提升。
  从已接触到的产品来看,无论是尼康还是佳能的新卡口系统镜头,很多超大光圈镜头在全开光圈下的画质,就可以与同规格传统单反镜头在收缩光圈到最佳光圈下的画质媲美,而画面边缘的画质与中央的画质差距也明显更小。
  更小的镜头后法兰截距,还从另一个方面解决了一个长期困扰镜头设计师们的问题,那就是画面边缘暗角问题,由于镜头更接近于感光器件,相同结构镜头的有效成像圈因此要比传统单反镜头更大,这样,无需进行复杂的光学设计,很多传统镜头上难以改善的暗角问题,在新卡口同规格产品中也就自然而然地得到了优化,甚至是彻底解决。
  此外,镜头更接近感光器件之后,也让其有效通光总量得以增加,而这就意味着超大光圈镜头在今后的无反相机新系统中会更多地出现,其设计也将相对过去更加简单。
  事实上,这种超大光圈的趋势正在逐渐显现,一些光圈大于F1.0的镜头也将在2019年出现得更多。
  新的镜头卡口系统也有效简化了光学镜头的镜片组结构,镜筒体积更小、重量更轻的同时,对焦行程也变得更短,暗角与衍射光学的补偿镜片和结构也获得了简化,镜头设计、生产也将因此得益,产品速度更新也必将加快。
 
  当然,这也并非就意味着产品价格会下降,因为在小型化、轻量化的设计潮流推动下,高质量、高成本的镜片应用也相较过去更多,如萤石镜片、UD镜片、新材料光学镀膜镜片的使用,也将在很大程度上拉高新卡口镜头的成本和价格。
  这点,实际上在2018年所发布的新卡口镜头产品中已经得到了验证,相信在2019年的新镜头产品中,随着各家全画幅无反相机在高端和专业市场上的“硬刚”,新产品的价格或许超出摄影人的预期。
  不过,镜头结构简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潮流,在使用新的镜头卡口之后,轻量化镜头将成为一个全新的镜头发展走向。
  当然,新的镜头卡口系统,除了因取消反光板而获得的技术红利之外,另一方面的进步则在于全面的电子化与数字化革新。
 
  这其中,以佳能的RF镜头卡口最为明显,这一镜头卡口拥有多达12个电子触点,而通过这些电子触点,用户就可以依托镜头上新增加的快捷按钮和操控环与相机内部处理系统进行大量的数据通讯和信号处理。用户不但可以依靠镜头控制相机的光圈、快门、曝光补偿、ISO和色温,更可以控制光圈的焦点位置、对焦模式以及对焦点位置。
  甚至,我们可以大胆地假设,如果未来在镜头内的某些光学镜片上增加光电传感器,相机就可以依靠镜头电子触点与镜头通讯了解相关光线变化情况,从而利用内置的处理程序对数据进行更精准地处理,以获得更佳的图像画质。
 
不可小视的“第三方”蓄势待发
  依靠多年的技术积淀,腾龙、适马、森养第三方镜头厂商(副厂)在研发技术和产品更新速度上,都已经不容小觑,甚至在某些技术能力上已经大有超越原厂的趋势。如腾龙在超大变焦比镜头设计方面的能力,适马依靠其ART系列镜头所表现出的定焦超大光圈镜头技术综合实力都让人刮目相看。
  和原厂镜头相比,副厂镜头在超声波马达驱动、光学防抖、镜头防护、萤石镜片、非球面镜片研磨、计算机辅助光路设计能力、AF算法优化、镜头数字化优化等技术方面,总体是有差距的。但副厂拥有“短平快”的优势,面对占据机身技术和卡口匹配优势的原厂产品,副厂需要更灵活的产品和市场策略。而这一优势,在2018年被这些副厂品牌运用得淋漓尽致。不但紧跟索尼全画幅微单产品的更新步伐,更是在佳能、尼康的全画幅无反相机发布之后,用极短的时间完成了产品线调整,迅速推出相应卡口的新镜头产品。甚至是在老镜头与全画幅无反相机转接环的兼容性出现问题时,也用了不到两个月就通过固件升级解决。
  在市场上,这些第三方厂家的市场份额也因技术水平的提升、产品质量的稳定和价格的相对优势而变得越来越大。值得注意是,与一直局限于镜头卡口而无法尽早开发无反镜头的尼康、佳能不同,根本就没有镜头卡口桎梏的腾龙与适马早在索尼第一款E卡口无反相机上市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针对无反相机镜头的研制工作。特别是适马,近年来已经针对索尼E卡口相机,推出了多款轻量化、大光圈、超级画质的镜头。可以展望的是,当尼康和佳能的全画幅无反相机成为主流之时,腾龙与适马的产品也必然会以更快的速度进行更新,在短期内迅速填补新一代全画幅无反相机“缺镜头”的尴尬局面。
 
  事实上,第三方厂商也不会只是跟着原厂的步调做产品,松下、徕卡和适马所形成的L卡口联盟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这个联盟有高端到“奢侈品”级别的徕卡,也有在电子技术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和储备的松下,还有近年来屡创“黑科技”产品的适马。如此全面的阵容,对基于徕卡L卡口的全画幅无反相机机身、镜头研发都是一件极好的事情,也是业界中不可小觑的一股竞争力量。
  可以预见的是,在2019年,尼康、佳能、腾龙、适马将密集投放新款无反镜头,而随着无反镜头的大量推出,尼康和佳能的新一代专业级无反相机也将快速上市,全画幅无反相机也势必能迅速占据市场,成为主流。
 
静寂无声的M4/3系统
  也许是2017年密集发布了大量专业镜头的缘故,2018年的微4/3阵营显得有些静寂和冷清,除了松下在2月时发布了一款50-200mm F2.8-4.0 镜头(等效100-400mm)之外,整个M4/3阵营在2018年的镜头市场上就再无动作。同样让人感到蹊跷的是,2018年的奥林巴斯和松下在M4/3系统新相机方面也没有太多的重头产品发布。让人不禁开始诧异M4/3系统阵营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人认为,由于2017年重磅镜头与相机的密集发布,2018年必然存在一个平静的过渡期,到2019年,也许人们将再次看到松下与奥林巴斯的大动作,到那个时候,也许M4/3系统受制于画幅限制而造成的画质与高感光度噪音问题会像尼康与佳能通过更换镜头卡口以解决一些系统难题一样迎刃而解。当然,也有人士认为,面对着全画幅相机画幅优势和更换镜头卡口之后技术红利的双重优势,M4/3系统已经不再具有任何技术优势,M4/3系统也许会被松下和奥林巴斯所抛弃,而后两者则将另起炉灶。
 
  就我来看,M4/3在目前还不会被松下和奥林巴斯所抛弃,因为这些产品在各自的“小世界”里的表现都相当好。如松下GH系列无反相机就在专业视频拍摄领域上的表现相当好,以至于松下即便加入了L卡口联盟,推出了全画幅无反相机的产品,但仍没有忘记GH系列相机的新品更新。而奥林巴斯是相对尴尬的,因为在可预见的市场里,M4/3系统无反相机的生存空间将会被进一步压缩,奥林巴斯苦心经营数年的“专业小机身”M4/3无反相机是否还能经受得起考验,这并不乐观。
 
大家看法
 胡岩(摄影器材与技巧类图书编辑):佳能和尼康的新镜头卡口无疑给了未来很多新的可能。可以期待在2至3年内看到F0.5大光圈的180mm 超级人像镜头或是18-200mm F2 IS恒定大光圈的超级变焦防抖镜头的上市。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镜头还具有比传统同等焦距镜头更快的自动对焦速度和更近的对焦距离,而且体积和重量还不大,价格也让你能接受。
韩欣欣(摄影发烧友):就在去年,我还向朋友极力推荐奥林巴斯的M4/3系统无反相机,因为松下和奥林巴斯都支持这种通用的镜头卡口规格,但今年除了松下推出了一款镜头之外,整个M4/3系统阵营都处于一种寂然无声的氛围之中。这令人感到失望。当然,我更希望是M4/3系统正在寻求新突破。
刘浩:(旅行摄影师):个人感觉腾龙、适马等厂家在光学技术方面的储备不弱于尼康、佳能等原厂镜头,特别是适马,这两年的新技术应用相比原厂镜头厂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外,它们由于长期浸淫于不同的镜头卡口系统转换,在这方面要比佳能和尼康的原厂镜头更具优势。所以我认为腾龙、适马这些副厂镜头也许能在新一波镜头卡口转换热潮中跟上形势,甚至有可能抢先在原厂之前通过将一些老镜头改头换面,就变成绝无仅有的新无反全画幅镜头,从而在2019实现它们的技术和市场突破。